用户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用現代精神“重述神話” 阿來12月再登名人大講堂詳解格薩爾王
來源:封面新聞 | 張傑  2020年11月27日09:17
關鍵詞:格薩爾王 阿來

阿來

2020年12月14日,由實施四川歷史名人文化傳承創新工程領導小組辦公室主辦、四川日報報業集團(封面新聞、華西都市報)、四川省圖書館承辦的“名人大講堂”,將迎來重磅嘉賓——四川省作協主席、小説家阿來。他將以“藏地英雄 史詩流芳”為主題,為廣大讀者解讀傳奇人物格薩爾王。這也是阿來繼2018年12月10日首登“名人大講堂”帶來《東坡在黃州》之後,第二次登上“名人大講堂”。時間流轉,恰好兩年過去,從蘇東坡到格薩爾,阿來的講述值得期待。

2020年6月5日,第二批四川歷史名人名單出爐,文翁、司馬相如、陳壽、常璩、陳子昂、薛濤、格薩爾王、張栻、秦九韶、李調元10位歷史名人入選,顯示四川文化的源遠流長、豐富多樣。

阿來來自川西高原,他的作品也是從文學藝術的角度,表現所來自的土地和文化。那麼,對格薩爾王這位在高原上被傳唱已久,已經成為四川文化精神資源一部分的歷史人物,阿來將有怎樣的獨特解讀之道呢?

格薩爾王是誰?是被神化的英雄

英雄的人生起跑線,往往比較寒微。格薩爾王就是草根出身。

大約公元1038年,格薩爾出生在今甘孜州德格縣阿須草原。他出身比較貧苦,少年時代四處漂泊。後來,格薩爾在賽馬比賽中奪得王位。他戰勝壓制他的舅舅,率領士兵南征北戰,開疆拓土。

他一生征戰,統一大大小小150多個部落,曾在金沙江上游和黃河上游地區建立了一個統一王國——嶺國,結束了吐蕃崩潰後長達數百年的部落紛爭局面,讓百姓安居樂業。統治期間,他積極發展生產,傳播文化。人民安居樂業,農牧業生產技術有所發展。

據阿來講述,“如今非常有名的白玉藏刀,就源於格薩爾王統治時期。”由此也可看出,格薩爾王統治時期,生產技術已發展到一定程度了。

阿來説,格薩爾王領導過幾次比較重要的戰爭,包括北上與蒙古人的戰役、南下與納西人的戰役等。在格薩爾王傳説中,他的同父異母親密兄弟嘉察協噶(母親是漢族),在統一嶺國的過程中戰功顯赫,貢獻巨大,直到最後在戰場上英勇犧牲,是説唱史詩《格薩爾王傳》中人格最為完美的正面英雄。

講述格薩爾王的故事,以歌謠的形式口口相傳了一代又一代,由此形成大型口述史詩《格薩爾王傳》。在漫長的故事傳播、傳唱中,真實的歷史人物格薩爾王,逐漸被神化,帶有強烈的宗教氣息。

阿來用現代精神“重述神話”,完成小説《格薩爾王》

格薩爾王的故事,以史詩的形式依然在高原傳唱。

作為來自高原的作家阿來,也在努力用自己的藝術功底和思想見識,去發掘這部作品的現代性,幫助當代讀者理解這部史詩。

2009年,阿來的小説《格薩爾王》在重慶出版社出版,引起國內外文學界的高度關注,得到諸多好評,榮獲2010年全國城市出版社第23屆優秀圖書評選一等獎。圖書版權輸出到20多個國家和地區。

這部小説也是英國坎農格特出版社發起“重述神話”出版項目的其中一部作品。包括英、美、中、法、德、日、韓等4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知名出版社參與的首個跨國出版合作項目,已加盟的叢書作者包括諾貝爾獎、布克獎獲得者及暢銷書作家,如大江健三郎、瑪格麗特·阿特伍德、齊諾瓦、阿切比、若澤、薩拉馬戈、託妮·莫里森、翁貝託·艾科等。重慶出版社是“重述神話”項目在中國大陸的唯一合作機構,出版了阿來對藏族神話史詩《格薩爾王傳》進行重述的小説作品《格薩爾王》,著名作家蘇童重述孟姜女哭長城的傳説等。

在小説《格薩爾王》中,阿來以史詩《格薩爾王傳》的故事為底本,用二重奏的方式,展示了格薩爾王的一生:一條線索是格薩爾王的故事,另一條線索圍繞一位當代格薩爾藝人展開。為了寫好《格薩爾王》,阿來花費3年時間在德格、石渠等康北八縣進行了大量的田野訪談,研究了很多關於格薩爾王的著作和資料,並與降邊嘉措等學者一起進行考察研究。

“那時家馬與野馬剛剛分開。歷史學家説,家馬與野馬未曾分開是前矇昧時代,家馬與野馬分開不久是後矇昧時代。”很多人喜歡《格薩爾王》的這個開頭。阿來也喜歡:“一個抽象的概念,用具象的表達形式出來,我想讀者應該一看就懂。”

“俗諺説,牲口跑得太遠,就會失去天賜給自己的牧場;話頭不能扯得太遠,否則就回不到故事出發的地方。讓我們來到故事出發的地方。一個叫嶺的地方。這個名叫嶺,或者叫做嶺噶的地方,如今叫做康巴。”在重新講述格薩爾王的故事時,阿來對現實和超越、對物質界和靈魂界,對善與惡所進行的思考 ,也被滲透了進去。“其實,我只是借那個殼子,來表達我對歷史的思考,比如對善惡的哲學分析。其實,神話裏也有哲學。比如最可怕的魔在人心裏,這跟王陽明的心學可以對比思考。”

跟寫其他小説不同 ,寫《格薩爾王》,是“重述神話”,已經有一個故事在那裏。如何將故事藍本與自己的創作達到一個平衡,阿來説,這的確是一種重新創作。“從文本字數和體量來説,格薩爾王的史詩文本,應該是這本小説的200倍吧。而且,既然是重述,那就是要把宗教氣息濃厚的神話變成現代小説,需要用現代觀念,現代思想,用現代小説的形式重新表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