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孤島文學”命名由來
來源:中華讀書報 | 田豐  2020年11月27日08:47

茅盾的《后土》刊登於《上海報》,全文頗為簡短,不足三百字,但卻言簡意賅,涵蓋的信息量着實不少。眾所周知,“孤島文學”作為抗戰時期所獨有的文學現象早已被廣為接受,成為講述抗戰文學時不可或缺的組成部分。然而對於“孤島”一詞的命名來源卻鮮有人提及,幸而茅盾在《后土》一文中為我們揭開了謎底,原來這一頗為形象的命名源自郭沫若。

后土

沫若兄把上海比擬為孤島,經他一提倡,所見到的上海刊物,旁及上海通訊之類,終有孤島字樣,已成為一個“流行性”的“名辭”。

我以前説過上海是東方的巴黎,一天比一天“繁榮”了,説這句話的時候,雖然是有感於畸形發展,但沒有料到會一“孤”至此,有這麼一天。

上海是文化人的集合地,現在聽説留滬的很少,書局出版界,也“縮減陣線”,但是文學沒落,聽説已代之以跳舞,跳舞場反而比戰前更發展,皇天后土(有注),我即使溚然回滬,仍舊受不了這種精神上的“威脅”。

冰獨編上海報,胡謅幾句以應。注 皇——是XX,後是舞后。

(原載1938年2月23日《上海報》第3版,署名茅盾)

由於郭沫若在文化界極具影響力,因而自從他將上海比擬做“孤島”後被廣為接受,藉着上海刊物和上海通訊等傳播媒介的推廣和放大作用,正如茅盾文中所言迅即成為一個“流行性”的“名辭”。

接下來茅盾稱自己“以前説過上海是東方的巴黎,一天比一天‘繁榮’了”,據查證此句話出自《都市文學》(1933年5月15日《申報月刊》第2卷第5期),原話為“中國第一大都市,‘東方的巴黎’,——上海,一天比一天‘發展’了”。在《都市文學》中茅盾通過上海人口密度極高,地產價格飛漲,建造住宅熱潮,銀行儲蓄部生意興隆以及海關税收的光景等方面闡釋了上海發展的空前盛況。然而在此背後也潛藏着隱憂,上海的絲廠從一百零六家同時開工鋭減到只有十來家,工人總數八年間幾乎沒有增長,因而呈現出“生產縮小,消費膨脹”的畸形發展狀況。然而,茅盾此時也並未料到僅僅時隔四年上海會成為“孤島”,言語間不無惋惜和悲憤。

1937年“八一三事變”後隨着局勢越來越危急,茅盾於10月5日攜子女先從上海西站搭乘火車駛離,輾轉前往長沙安排子女就讀學校事宜。之後茅盾隻身於11月12日返回上海,除夕又與夫人孔德沚一起登船前往香港,離開了工作生活長達21年之久的第二故鄉,直到抗戰勝利後才於1946年5月26日重新回到闊別八年半的上海。對於此次離滬茅盾雖然有些依依不捨,但又出於對上海書局出版界的日益凋零以及跳舞場異常繁鬧刻意營造歌舞昇平的反常景象的反感,不願回到上海去忍受精神上的“威脅”,這實際上也道出了眾多原本棲居上海而在戰事爆發後紛紛離滬的文化人的共同心聲。

此外,茅盾在《后土》最後一段談及“冰獨編上海報,胡謅幾句以應”,道出了創作該文的緣由。冰獨本名張冰獨,曾經擔任過藝華影片公司宣傳策劃、國華影片公司宣傳部長、新新公司宣傳部長,人送綽號“南京路上的宣傳部長”。抗戰爆發後張冰獨投入抗日宣傳,曾有多家報刊特邀他擔任編輯或記者,此時正擔任《上海報》的編輯,《后土》一文即茅盾應他所約而寫。